贝莱德:时代在变,投资工具也应更新换代

管理着6.8万亿美元资产的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近日发表报告称,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所导致的经济损失与财政及货币政策之间的“拉锯战”中,后者被市场低估了。鉴于“后新冠时代”的世界和原来不一样了,过去几年所使用的投资工具也应被淘汰。 研报指出,就像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一样,投资工具也不能是一成不变的。尤其是在“后新冠时代”,投资者将需要使用新的工具来增强投资组合,以达到收入和回报目标,同时还要解决当前史无前例的诸多市场影响问题。 诚然,新冠危机是一场灾难性的全球经济冲击,将在未来几年对增长和通胀造成持续的阻力。但贝莱德认为,基本面所受的冲击很可能已经被全球强力的政策回应(尤其是美国和欧洲)所抵消。与此同时,央行激进的量化宽松政策加剧了具有诱人收益率资产的短缺。对资产配置者而言,复杂但机会丰富的分散环境已成为影响投资组合构建的主要因素。 在固定收益领域,高质量市场的收益率太低,无法证明持有其头寸的意义,因此最优投资组合的构建需要降低质量范围。然而,依赖“投资级债券(IG)”和“高收益债券(HY)”的传统组合已经行不通了,这使得行业和证券的选择远比坚持通用的资产评级标签重要得多。例如,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贝莱德宁愿拥有一家BBB级的通讯公司,也不愿拥有一家BBB级的能源公司。 股票市场也是如此,贝莱德选择避开关于增长与价值等因子优缺点的传统辩论。在如今的股票投资中,“持久的现金流”才是王道。增长型实体与非增长型实体、持续现金流实体与烧钱型实体、正在进行研发投资的实体与不进行研发投资的实体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市场正在回报那些投资于未来的人。 此外,贝莱德还热衷于对杠杆率、流动性和现金流的分析。 该机构认为,美国企业部门过度杠杆化的夸张说法,忽略了极其重要的自由现金流趋势。事实上,它们的资产负债表总体上相当健康,企业偿付低收益率债务的能力可以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同样,股票市盈率(PE)过高的这一说法也忽略了更重要的自由现金流收益率指标。 产生大量现金流的公司明显且持续的领先表现,使得传统估值指标变得不那么有用,并提供了一个比固定收益收益率清晰得多的比较。从这个角度看,相对于低迷的固定收益收益率,美国股市大部分市场的自由现金流收益率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相对价值。 因此,40年的利率下降时代基本上已经结束。高质量的固定收益资产提供了战术机会。但从目前来看,回报潜力微乎其微。财政刺激是史无前例的,正在对储蓄和消费产生影响,对经济的提振作用将大大超过大多数人的预期。而货币政策刺激又无处不在,这将把投资者推入风险资产之中,作为产生所需回报的唯一途径。 尽管过去几个月世界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随着人们逐渐摆脱束缚,贝莱德毫不怀疑,被压抑的储蓄和消费将转化为实体经济的速度和增长。不过,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所增加的社会不稳定,以及仍在肆虐的新冠疫情都有可能造成更多的市场波动。 在这种背景下,贝莱德决定为2020年的投资组合选择新的工具,计划采用一系列中等质量的固定收益工具,并搭配动态的杠杆率、流动性和现金流都合适的行业的股票敞口(在美国和欧洲)。 与此同时,有选择地使用久期、黄金、外汇和波动性工具等对冲工具,应该会形成一个成功而和谐的投资组合,能够承受疫情持续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波动,以及最终消退后带来的通货再膨胀压力。